幼学琼林 卷二 十一 身体

  百体皆血肉之躯,五官有贵贱之别。

  尧眉分八彩,舜目有重瞳。

  耳有三漏,大禹之奇形;臂有四肘,成汤之异体。

  文王龙颜而虎眉,汉高斗胸而隆准。

  孔圣之顶若芋,文王之胸四乳。

  周公反握,作兴周之相;重耳骈胁,为霸晋之君。

  此皆古圣之英姿,不凡之贵品。

  至若发肤不可毁伤,曾于常以守身为大;待人须当量大,师德贵于唾面自干。

  谗口中伤,金可铄而骨可销;虐政诛求,敲其肤而吸其髓。

  受人牵制曰掣肘,不知羞愧曰厚颜。

  好生议论,曰摇唇鼓舌;共话衷肠,曰促膝谈心。

  怒发冰冠,蔺相如之英气勃勃;炙手可热,唐崔铉之贵势炎炎。

  貌虽瘦而天下肥,唐玄宗之自谓;口有蜜而腹有剑,李林甫之为人。

  赵子龙一身都是胆,周灵王初生便有须。

  来俊臣注醋于囚鼻,法外行凶;严子陵加足于帝腹,忘其尊贵。

  久不屈兹膝,郭子仪尊居宰相;不为米折腰,陶渊明不拜吏胥。

  断送老头皮,杨璞得妻送之;新剥鸡头肉,明皇爱贵妃之乳。

  纤指如春笋,媚眼若秋波。

  肩曰玉楼,眼名银海;泪曰玉箸,顶曰珠庭。

  歇担曰息肩,不服曰强项。

  丁谓与人拂须,何其谄也;彭乐截肠决战,不亦勇乎。

  剜肉医疮,权济目前之急;伤胸扪足,计安众士之心。

  汉张良蹑足附耳,东方朔洗髓伐毛。

  尹维伦,契丹称为黑面大王;博尧俞,宋后称为金玉君子。

  土木形骸,不自妆饰;铁石心肠,秉性坚刚。

  叙会晤曰得挹芝眉,叙契阔曰久违颜范。

  请女客曰奉迓金莲,邀亲友曰敢攀玉趾。

  侏儒谓人身矮,魁梧称人貌奇。

  龙章凤姿,廊庙之彦;獐头鼠目,草野之夫。

  恐惧过甚,曰畏首畏尾;感佩不忘,曰刻骨铭心。

  貌丑曰不扬,貌美曰冠玉。

  足跛曰蹒跚,耳聋曰重听。

  欺欺艾艾,口讷之称;喋喋便便,言多之状。

  可嘉者小心翼翼,可鄙者大言不惭。

  腰细曰柳腰,身小曰鸡肋。

  笑人齿缺,曰狗窦大开;讥人不决,曰鼠首偾[fen]事。

  口中雌黄,言事而多改移;皮里春秋,胸中自有褒贬。

  唇亡齿寒,谓彼此之失依;足上首下,谓尊卑之颠倒。

  所为得意,曰吐气扬眉;待人诚心,曰推心置腹。

  心荒曰灵台乱,醉倒曰玉山颓。

  睡曰黑甜,卧曰偃息。

  口尚乳臭,调世人年少无知;三折其肱,谓医士老成谙练。

  西子捧心,愈见增妍;丑妇效颦,弄巧反拙。

  慧眼始知道骨,肉眼不识贤人。

  婢膝奴颜,谄容可厌;胁肩谄笑,媚态难堪。

  忠臣披肝,为君之药;妇人长舌,为厉之阶。

  事遂心曰如愿,事可愧曰汗颜。

  人多言,曰饶舌,物堪食,曰可口。

  泽及枯骨,西伯之深仁;灼艾分痛,宋祖之友爱。

  唐太宗为臣疗病,亲剪其须;颜杲卿骂贼不辍,贼断其舌。

  不较横逆,曰置之度外;洞悉虏情,曰已入掌中。

  马良有白眉,独出乎众;阮籍作青眼,厚待乎人。

  咬牙封雍齿,计安众将之心;含泪斩丁公,法正叛臣之罪。

  掷果盈车,潘安仁美姿可爱;投石满载,张孟阳丑态堪憎。

  事之可怪,妇人生须;事所骇闻,男人诞子。

  求物济用,谓燃眉之急;悔事无成,曰噬脐何及。

  情不相关,如秦越人之视肥瘠;事当探本,如善医者只论精神。

  无功食禄,谓之尸位素餐;谫[jian]劣无能,谓之行尸走肉。

  老当益壮,宁知白首之心;穷且益坚,不坠青云之志。

  一息尚存,此志不容少懈;十手所指,此心安可自欺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Copyright © 2013-2018 天书阁(www.tianshuge.com) 版权所有 皖ICP备17015389号天书阁古文网 - 最全的古书籍网站

本站所有古文典籍小说为转载作品,由本站整理发布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如有侵犯您的权益,联系本站管理员做相应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