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五十九 哀十二年,尽十五年

【经】十有二年,春,用田赋。(直书之者,以示改法重赋。)

[疏]注“直书”至“重赋”。正义曰:“用田赋”者,用田之所收以为赋,令之出牛马也。依实直书之,以示改常法重赋敛。成元年“作丘甲”,甲是造作之物,故言“作”。马牛,赋税以充之,非造作之物,且讥其赋,不讥其作,故书“用”,言旧不用,而今用之。

夏,五月,甲辰,孟子卒。鲁人讳娶同姓,谓之孟子,《春秋》不改,所以顺时。○娶,本或作“取”,七喻反,又如字。

[疏]注“鲁人”至“顺时”。○正义曰:《论语》云:“君取於吴为同姓,谓之吴孟子。”是鲁人常言称孟子也。《坊记》云:“《鲁春秋》去夫人之姓曰吴,其死曰孟子卒。”是旧史书为“孟子卒”。及仲尼修《春秋》,以鲁人巳知其非,讳而不称姬氏,讳国恶礼也。因而不改,所以顺时世也。”《鲁春秋》去夫人之姓曰吴”,《春秋》无此文。《坊记》云然者,礼,夫人初至,必书於策。若娶齐女,则云“夫人姜氏至自齐”。此孟子初至之时,亦当书曰“夫人姬氏至自吴”,同姓不得称姬。旧史所书,盖直云“夫人至自吴”,是去夫人之姓,直书曰吴而已。仲尼修《春秋》,以犯礼明著,全去其文,故今经无其事。

公会吴于橐皋。橐皋,在淮南逡遒县东南。○橐,章夜反。一音托。逡音峻,又七伦反。遒音囚,又音巡。

秋,公会卫侯、宋皇瑗于郧。郧,发阳也。广陵海陵县东南有发繇亭。○繇音遥。

[疏]注“郧发阳也”。○正义曰:十七年传云孟武伯问於高柴曰‘诸侯盟,谁执牛耳?’季羔曰‘发阳之役,卫石魋’。指此会也。知郧即发阳,一也二名也。

宋向巢帅师伐郑。

冬,十有二月,螽。周十二月,今十月,是岁置闰,而失不置。虽书十二月,实今之九月。司历误一月。九月之初尚温,故得有螽。○螽音终。

【传】十二年,春,王正月,用田赋。(终前年事。)

夏,五月,昭夫人孟子卒。昭公娶于吴,故不书姓。讳娶同姓,故谓之“孟子”,若宋女。

[疏]注“讳娶”至“宋女”。○正义曰:讳娶同姓,不得谓之吴女。宋是子姓,长女字孟,故惠公元妃谓之孟子。今亦称孟子者,全改其本,若言此夫人是宋国之长女也。《释例》曰:“经书‘孟子卒’,传言‘昭公娶于吴,故不书姓’。此为昭公加讳,不复系吴,改其姓号,传因而弗革也。《论语》谓之吴孟子,盖时人常言,非经、传正文也。而贾氏以为言孟子,若言吴之长女也。称吴长女,既不异於同姓之长女,且娶同姓,长之与少,未闻其异,无所为别也。”

死不赴,故不称夫人。不称夫人,故不言薨。不反哭,故不言葬小君。反哭者,夫人礼也。以同姓故,不成其夫人丧。

[疏]注“反哭”至“人丧”。○正义曰:礼,既葬,日中自墓反,虞於正寝,所谓反哭於寝。反哭者,是夫人之正礼也。季氏以同姓之故,不成其夫人之丧,不为反哭,故不书葬,所以惩臣子之过也。《释例》曰:“若昭之孟子者,以同姓为阙。生革其姓,过而知悔也。然吴之大伯,下及鲁昭,於亲远矣,所讳在於名义而已。居夫人之位,籍小君之尊,已三世矣。季氏当国而不为之服,至令仲尼释己之绖,国朝不成其丧,以世適夫人不书於策,此季氏之咎也。”杜言不书於策,谓不以夫人之礼书於经也。

孔子与吊,適季氏。季氏不絻,放绖而拜。孔子始老,故与吊也。絻,丧冠也。孔子以小君礼往吊,季孙不服丧,故去绖,从主节制。○与吊,音预,注同。絻音问。绖,大结反。去,其吕反。

[疏]注“孔子”至“节制”。○正义曰:杜以“孔子与吊”,明其巳去臣位。若在臣位,则服小君之丧,不得云“与吊”而已,故云“孔子始老”。始老者,谓始致事也。刘炫云:“按十六年,‘仲尼卒,哀公诔之’。子贡讥云“生不能用’,则是哀公不用仲尼为臣也。又《世家》及诸书无云仲尼仕於哀公,杜焉得云‘孔子始老’乎?”今知不然者,以上十一年传称仲尼在卫,鲁人以币召之。是召之而来,当以任用,故冉有云“子为国老,待子而行”,后乃致事,故孟子之丧而来与吊。若哀公全不能用,何须以币召之?但哀公不用其言,故云“生不能用”。於传文上下理甚符同。刘以为不仕哀朝以规杜过,非也。《丧服》“齐衰三月”章曰“为旧君君之母妻。传曰:为旧君者孰谓也?仕焉而已者也。何以服齐衰三月?言与民同也。君之母妻则不君也”。郑玄云:“仕焉而已者,谓老苦有废疾而致仕者也。为小君服者,恩深於民也。”是其服与民同,不服臣为小君之服,故与常吊也。礼,齐衰之丧,始死而絻,以至於成服。絻以代吉冠,故以絻为丧冠也。孔子以季孙当服臣为小君之礼,故以小君礼往吊季氏。传言“適季氏”,谓適季氏哭位,故杜言往吊谓就其哭位也。季孙既不服丧,孔子不得服吊服,故去绖,从主节制也。大夫之吊,服牟绖。郑玄云:“弁绖者,如爵弁而素,而加环绖。”“大如緦之绖”,缠而不纠也。《曲礼》云:“凡非吊丧,非见国君,无不答拜者。”郑玄云:“丧宾不答拜,不自宾客也。”礼吊无拜法,而此言孔子放绖而拜者,记言丧宾不答拜,谓丧主既拜宾,宾不答拜耳。其初见主人,或吊者先拜。据此传文,必有拜法。记无其事,记不具耳。

公会吴于橐皋。吴子使大宰嚭请寻盟。寻鄫盟。公不欲,使子贡对曰:“盟,所以周信也,周,固。故心以制之,制其义。玉帛以奉之,奉贽明神。○贽音至。言以结之,结其信。明神以要之。要以祸福。○要,一遥反,注同。寡君以为苟有盟焉,弗可改也已。若犹可改,日盟何益?今吾子曰,必寻盟。若可寻也,亦可寒也。”寻,重也。寒,歇也。○重,直龙反。歇,许谒反。

[疏]注“寻重也寒歇也”。○正义曰:《少牢·有司彻》云“乃寻尸俎”,郑玄云:“寻,温也。”引此“若可寻也,亦可寒也”。则诸言“寻盟”者,皆以前盟巳寒,更温之使热。温旧即是重义,故以寻为重。传意言若可重温使热,亦可歇之使寒,故言寒歇,不训寒为歇也。

乃不寻盟。

吴徵会于卫。初,卫人杀吴行人且姚而惧,谋於行人子羽。子羽,卫大夫。○且,子馀反。子羽曰:“吴方无道,无乃辱吾君,不如止也。”子木曰:“吴方无道,子木,卫大夫。国无道,必弃疾於人。吴虽无道,犹足以患卫。为卫患也。往也!长木之毙,无不摽也。摽,击。○毙,婢世反。摽,敷萧反,又普交反。国狗之瘈,无不噬也。瘈,狂也。噬,齧也。○狗音苟。瘈,吉世反。噬,市制反。齧,五结反,本或作“咬”。

[疏]“长木”至“噬也”。○正义曰:长木,喻吴国大也。狗瘈,喻吴失道也。国狗犹家狗。言家畜狂狗,必齧人也。

而况大国乎?”秋,卫侯会吴于郧。公及卫侯、宋皇瑗盟,盟不书,畏吴窃盟。

[疏]注“盟不”至“窃盟”。○正义曰:畏吴窃盟,恐吴知之,故不敢书於策也。成二年公及楚人、秦人云云盟於蜀。传曰:“卿不书,匮盟也。於是乎畏晋而窃与楚盟,故曰匮盟。”彼以畏晋窃盟,故诸侯之卿皆贬而称“人”。此亦畏吴窃盟,宜应贬此三国。经遂没而不书者,彼以晋是盟主,诸侯不应背晋,故贬诸侯之卿,以成晋为霸主。此吴以夷礼自处,不合主诸侯之盟,故与吴盟者悉皆不书,是不与吴为盟主也。既不与吴,则三国私盟,於义可许,不合贬责。但鲁自不书,仲尼亦从而不书之耳。《释例》曰:“诸侯畏晋而窃与楚盟,而贬其卿,所以成晋为盟主也。吴之彊大,始於会鄫,终於黄池。凡三会三伐三盟,唯书会伐而不书盟者,吴以盟主自居,而行其夷礼,礼仪不典,则盟神不蠲,非所以结信义、昭明德,故不录其盟,不与其成为盟主也。既不与吴之为盟主,则宋鲁卫三国私盟可许,故无贬文。”是其说也。杜言三会三伐三盟者,七年会于鄫,十二年会于橐皋,十三年会于黄池,是三会也;八年吴伐我,十年公会吴伐齐,十一年齐国书及吴战于艾陵,是三伐也;七年传云夏盟于鄫衍,八年传云吴人盟而还,十三年传云秋七月辛丑盟吴晋争先,是三盟也。

而卒辞吴盟。吴人藩卫侯之舍。藩,篱。○藩,方元反,注及下同。篱,力知反。子服景伯谓子贡曰:“夫诸侯之会,事既毕矣,侯伯致礼,地主归饩,侯伯致礼,以礼宾也。地主,所会主人也。饩,生物。○饩,许气反。

[疏]注“侯伯”至“生物”。○正义曰:侯伯,诸侯之长,谓盟主也。侯伯为主,则诸侯之从已者皆为宾致礼。礼宾,当谓有以礼之,或设饮食与之宴也。地主,所会之地主人也,当归生物於宾。礼,牲生曰饩。服虔云:致宾礼於地主。传言“吴不行礼於卫”卫非地主。

以相辞也。各以礼相辞让。今吴不行礼於卫,而藩其君舍以难之,难,苦困也。○难,乃旦反。子盍见大宰?”乃请束锦以行。以赂吴。○盍,音户猎反。语及卫故。若本不为卫请者。○为,于伪反。大宰嚭曰:“寡君原事卫君,卫君之来也缓,寡君惧,故将止之。”止,执。子贡曰:“卫君之来,必谋於其众。其众或欲或否,是以缓来。其欲来者,子之党也。其不欲来者,子之仇也。若执卫君,是堕党而崇仇也。堕,毁也。○堕,许规反,注及下皆同。夫堕子者,得其志矣。且合诸侯而执卫君,谁敢不惧?堕党崇仇,而惧诸侯,或者难以霸乎!”大宰嚭说,乃舍卫侯。卫侯归,效夷言。子之尚幼,子之,公孙弥牟。○说音悦,下同。舍,音舍,释也;又音赦。效,户教反。曰:“君必不免,其死於夷乎!执焉,而又说其言,从之固矣。”出公辄后卒死於越。

冬,十二月,螽。季孙问诸仲尼,仲尼曰:“丘闻之,火伏而后蛰者毕。火,心星也。火伏在今十月。○蛰,直切反。今火犹西流,司历过也。犹西流,言未尽没。知是九月,历官失一闰,《释例》论之备。

[疏]注“犹西”至“之备”。○正义曰:《月令》季夏之月,昏火星中。《诗》云:“七月流火。”《毛传》云:“流,下也。”谓昏而见於西南,渐下流也。《周礼·司爟》云“季秋内火”,是九月之昏火始入,十月之昏则伏矣。犹西流者,言其未尽没,是夏九月也。经书“十二月”,则是夏十月,历官失一闰,故以九月为十月。《释例·长历》言“诸儒皆以为冬实周之九月,而书十二月,谓之再失闰。若如其言,乃成三失,非但再也。今以《长历》推《春秋》,此十二月乃夏之九月,实周之十一月也。此年当有闰,而今不置闰,此为失一闰月耳。十二月不应螽,故季孙怪之。仲尼以斗建在戌,火星尚未尽没,据今犹见,故言‘犹西流’,明夏之九月尚可有螽也。季孙虽闻仲尼此言,犹不即改。明年十二月复螽,於是始悟,十四年春乃置闰,欲以补正时历也。传於十五年书闰月,盖置闰正之,欲明十四年之闰,於法当在十二年也”。

宋郑之间有隙地焉,隙地,閒田。○隙,去逆反。间,音闲;又一本作“间地”,一音如字。曰弥作、顷丘、玉畅、嵒、戈、钖。凡六邑。○弥,亡支反,又亡尔反。顷,苦颖反,又音倾。畅,敕亮反;一本作“王畅”。嵒,五咸反。戈,古禾反。钖音羊,一音星历反。子产与宋人为成,曰:“勿有是。”俱弃之。及宋平、元之族自萧奔郑,在定十五年。郑人为之城嵒、戈、钖。城以处平、元之族。○为,之于伪反。九月,宋向巢伐郑,取钖,杀元公之孙,遂围嵒。十二月,郑罕达救嵒,丙申,围宋师。此事,经在“十二月螽”上,今倒在下,更具列其月以为别者,丘明本不以为义例,故不皆齐同。○倒,丁老反。别,如字,又彼列反。

[疏]注“此事”至“齐同”。○正义曰:杜以此与经别,故言丘明不以为义例,故使文不齐同。刘炫以为传说当时事耳,更倒本隙地之事,载其日月,使与明年相接。今知不然者,案宣二年“壬申,朝于武宫”,是十月五日,下乃云“冬,赵盾为旄车之族”。彼注云“壬申是十月五日也。既有日而无月,冬又在壬申下,明传文无较例”。彼既无倒本其事,与后年相接,足知此亦不为倒本其事,使九月在十二月之下,明传因简牍旧文,或日月前后不以为例。若以倒叙其事为后年张本,案传之上下,凡倒叙事为后年张本者,唯道事之所由,不具载其日月。刘以此而规杜过,非也。

【经】十有三年,春,郑罕达帅师取宋师于嵒。(书“取”,覆而败之。)夏,许男成卒。(无传。○成音城,本或作戊。)

公会晋侯及吴子于黄池。陈留封丘县南有黄亭,近济水。夫差欲霸中国,尊天子,自去其僣号而称子,以告令诸侯,故史承而书之。○近,附近之近。去,起吕反。僣,子念反。

[疏]注“夫差”至“书之”。○正义曰:七年会吴于鄫,十二年会吴于橐皋,皆不称子。此称“吴子”,故解之。夫差欲霸中国,尊天子,而自号为王,则诸侯不服,故去僣号,自称吴子,以告令诸侯,故诸侯之策承而书曰“吴子”。《吴语》说此事云,晋侯命董褐告吴王曰:“今君奄王东海,以淫名闻于天下,君有短垣,而自逾之,况蛮荆则何有於周室?夫命圭有命,固曰吴伯,不曰吴王。诸侯是以敢辞。夫诸侯无二君,而周无二王,君若无卑天子,而曰吴公,孤敢不顺从君命!”吴王许诺。是其去僣号也。於此会去王号耳,其於吴国犹称王不改也。

楚公子申帅师伐陈。无传。

於越入吴。

秋,公至自会。无传。

晋魏曼多帅师侵卫。无传。

葬许元公。无传。

九月,螽。无传。书灾。

冬,十有一月,有星孛于东方。无传。平旦众星皆没,而孛乃见,故不言所在之次。○孛,步内反。见,贤遍反。

[疏]注“平旦”至“之次”。○正义曰:《公羊传》曰:“孛者何?彗星也。其言于东方何?见于旦也。”杜用彼说。众星皆没,故不言所在之次。

盗杀陈夏区夫。无传。称盗,非大夫。○夏,户雅反。区,乌侯反。十有二月,螽。无传。前年季孙虽问仲尼之言,而不正历,失闰至此年,故复十二月螽,实十一月。○复,扶又反。

【传】十三年,春,宋向魋救其师。(救前年围嵒师。)郑子賸使徇曰:“得桓魋者有赏。”魋也逃归,遂取宋师于嵒,获成讙、郜延。(二子,宋大夫。○徇,似俊反。讙,火官反。郜,古报反,又古毒反。)以六邑为虚。(空虚之,名不有。○为虚,并如字,或音墟,非。)

夏,公会单平公、晋定公、吴夫差于黄池。平公,周卿士也。不书,尊之,不与会。○单音善。不与,音预。

六月,丙子,越子伐吴,为二隧。隧,道也。○隧音遂,注同。畴无馀、讴阳自南方,二子,越大夫。○讴,乌侯反。先及郊。吴大子友、王子地、王孙弥庸、寿於姚自泓上观之。观越师。泓,水名。○泓,乌宏反。弥庸见姑蔑之旗,姑蔑,越地。今东阳大宋县。○蔑,亡结反。旗音其。大音泰,孟康云“大音闼”。曰:“吾父之旗也。弥庸父为越所获,故姑蔑人得其旌旗。不可以见雠而弗杀也。”大子曰:“战而不克,将亡国。请待之。”弥庸不可,属徒五千,属,会也。○属音烛,注同。王子地助之。乙酉,战,弥庸获畴无馀,地获讴阳。越子至,王子地守。丙戌,复战,大败吴师。获大子友、王孙弥庸、寿於姚。地守,故不获。○守,手又反,下注同。复,扶又反。丁亥,入吴。吴人告败于王,王恶其闻也,恶诸侯闻之。○恶,乌路反,注同。自刭七人於幕下。以绝口。○刭,古顶反。

秋,七月,辛丑,盟,吴晋争先。争歃血先后。○歃,所洽反,又所甲反。吴人曰:“於周室,我为长。”吴为大伯后,故为长。○长,丁丈反,注并同。大音泰。晋人曰:“於姬姓,我为伯。”为侯伯。赵鞅呼司马寅寅,晋大夫。曰:“日旰矣,旰,晚也。○旰,古旦反。大事未成,二臣之罪也。大事,盟也。二臣,鞅与寅。建鼓整列,二臣死之,长幼必可知也。”

[疏]“赵鞅”至“知也”。○正义曰:如此传文,则赵鞅先欲与吴战也。《吴语》云:吴晋争长未成,边遽仍至,以越乱告。吴王惧,乃合大夫而谋曰:“无会而归与会而先晋,孰利?”王孙雄先对曰:“二者莫利。必会而先之。”乃为吴王设计布陈,鸡鸣乃定。去晋军一里。昧明,王乃秉枹,鸣鼓,三军皆哗,声动天地。於是晋军大骇,乃令董褐请事。贾逵等皆云,董褐,司马寅也。如彼文,则吴请先战。《国语》各记其国之事,言有彼此,故其文不同。○注“二臣鞅与寅”。○正义曰:杜以鞅呼寅与语,明其同忧国事,故以二臣为鞅与寅也。刘炫以为吴晋二臣。今知不然者,以赵鞅呼司马寅,自相与语云“建鼓整列,二臣死之”,皆是鞅寅自谓,故知二臣鞅与寅也。鞅既不共吴臣对论曲直,何得以二臣为吴晋之臣?刘以为吴晋之臣而规杜氏,非也。○“建鼓”。○正义曰:建,立也。立鼓,击之与战也。《大射礼》云“建鼓在阼阶西”,郑玄云:“建犹树也。以木贯而载之,树之跗也。”彼谓立之於地,所谓殷人楹鼓,与此别也。

对曰:“请姑视之。”反曰:“肉食者无墨。墨,气色下。今吴王有墨,国胜乎?国为敌所胜。大子死乎?且夷德轻,不忍久,请少待之。”少待,无与争。○轻,遣政反。

[疏]“反曰”至“死乎”。正义曰:《吴语》说此事云:“董褐既致命,乃告赵鞅曰:臣观吴王之色,类有大忧,小则嬖妾,適子死,不然则国有难,大则越入吴,将毒,不可与战。主其许之。”说与此传小异。

乃先晋人。盟不书,诸侯耻之,故不录。

[疏]“乃先晋人”。正义曰:《吴语》说此事云:“吴公先歃,晋侯亚之。”与此异者,经书“公会晋侯及吴子”,传称“公会单平公、晋定公、吴夫差”,吴皆在下,晋实先矣。经据鲁史策书,传采鲁之简牍,鲁之所书,必是依实。《国语》之书,当国所记,或可曲笔直已,辞有抑扬,故与《左传》异者多矣。郑玄云:不可以《国语》乱周公所定法。傅玄云:《国语》非丘明所作。凡有共说一事而二文不同,必《国语》虚而《左传》实,其言相反,不可强合也。

吴人将以公见晋侯,子服景伯对使者曰:“王合诸侯,则伯帅侯牧以见於王。伯,王官伯。侯牧,方伯。○见晋,如字,又贤遍反。使,所吏反。以见,贤遍反。伯合诸侯,则侯帅子男以见於伯。伯,诸侯长。

[疏]“王合”至“於伯”。○正义曰:《曲礼》云:“五官之长曰伯,是职方也。九州之长,入天子之国,曰牧。於外,曰侯。”职方者,二伯各主一方。州长者,州牧,各主一州。《周礼》所谓“八命作牧、九命作伯”是也。“王合诸侯,则伯帅侯牧”,当如康王之诰,太保帅西方诸侯,毕公帅东方诸侯,以见於王也。计当尽帅诸侯,独言帅侯牧者,举尊而言,其实尽帅之也。“伯合诸侯,则侯帅子男”。侯,谓牧也,牧帅诸国之君见於伯也,亦当尽帅在会诸侯,独云子男,举小为言,其实亦见在会者,尽帅以见伯也。

自王以下,朝聘玉帛不同。故敝邑之职贡於吴,有丰於晋,无不及焉,以为伯也。今诸侯会,而君将以寡君见晋君,则晋成为伯矣,敝邑将改职贡。鲁赋於吴八百乘。若为子男,则将半邾以属於吴,半邾,三百乘。○丰,芳中反。乘,绳证反,下及注同。而如邾以事晋。如邾,六百乘。

[疏]“故敝”至“伯也”。○正义曰:言共职贡於吴,有丰於晋,无有不及晋时,以吴为伯故也。○“鲁赋”至“事晋”。○正义曰:七年传茅夷鸿请救於吴云“鲁赋八百乘,君之贰也。邾赋六百乘,君之私也。”今鲁赋八百乘以贡於吴,以吴为伯故也。吴今帅鲁以见於晋,则吴为州牧,鲁为子男,晋成伯矣。邾是子爵,以六百乘贡吴,邾以吴为伯故也。鲁既以晋为伯,吴为牧,牧卑於伯,则将半邾三百乘以属於吴,而如邾六百乘以事於晋也。

且执事以伯召诸侯,而以侯终之,何利之有焉?”吴人乃止。既而悔之,谓景伯欺之。将囚景伯。景伯曰:“何也立后於鲁矣。何,景伯名。将以二乘与六人从,迟速唯命。”遂囚以还。及户牖,户牖,陈留外黄县西北东昏城是。○从,才用反。牖音酉。谓太宰曰:“鲁将以十月上辛,有事於上帝先王,季辛而毕。何世有职焉,有职於祭事。

[疏]“鲁将”至“而毕”。○正义曰:七月,辛丑,盟,囚景伯以还。今景伯称十月,当谓周之十月。周之十月,非祭上帝先公之时,且祭礼终朝而毕,无上辛尽於季辛之事。景伯以吴信鬼,皆虚言以恐吴耳。

自襄以来,未之改也。鲁襄公。若不会,祝宗将曰:‘吴实然。’言鲁祝宗将告神云:景伯不会,坐为吴所囚。吴人信鬼,故以是恐之。○坐,才卧反。恐,丘勇反。且谓鲁不共,而执其贱者七人,何损焉?”大宰嚭言於王曰:“无损於鲁,而祗为名,適为恶名。○共音恭。祗音支。不如归之。”乃归景伯。吴申叔仪乞粮於公孙有山氏。申叔仪,吴大夫;公孙有山,鲁大夫,旧相识。曰:“佩玉繠兮,余无所系之。繠然服饰备也,已独无以系佩。言吴王不恤下。○繠,而捶反,又而水反。旨酒一盛兮,余与褐之父睨之。”一盛,一器也。睨,视也。褐,寒贱之人。言但得视,不得饮。○盛音成,又市政反,注同。褐,户葛反。父如字,又音甫。睨,五计反。

[疏]注“一盛”至“得饮”。○正义曰:酒盛於器,故谓一器为一盛。《说文》云:“睨,邪视也。”《诗》云:“无衣无褐,何以卒岁!”郑玄云:“褐,毛布也。人之贵者无衣,贱者无褐。”是褐者寒贱人之衣服也。言我与彼褐之父,但得共邪视之,不得饮之。告己之乏饮也。

对曰:“粱则无矣,粗则有之。若登首山以呼曰,庚癸乎!则诺。”军中不得出粮,故为私隐。庚,西方,主穀。癸,北方,主水。传言吴子不与士共饥渴,所以亡。○粗,本又作<分鹿},七奴反。呼,火故反。

[疏]“对曰”至“则诺”。○正义曰:食以稻粱为贵,故以梁表精。若求梁米之饭,则无矣;粗者,则有之。若我登首山以叫呼“庚癸乎”,女则诺。军中不得出粮与人,故作隐语,为私期也。庚在西方,穀以秋熟,故以庚主穀。癸在北方,居水之位,故以癸主水。言欲致饼并致饮也。《土地名》首山,阙,不知其处。当在吴所营车之旁。

王欲伐宋,杀其丈夫,而囚其妇人。以宋不会黄池故。言吴子悖惑。○杀其丈夫,直两反,又作“大夫”,误。悖,补内反。大宰嚭曰:“可胜也,而弗能居也。”乃归。冬,吴及越平。终伍员之言。

[疏]“吴及越平”。正义曰:言吴不能报越,求与之平。终伍员所谓“三年始弱”也。

【经】十有四年,春,西狩获麟。(麟者,仁兽,圣王之嘉瑞也。时无明王,出而遇获。仲尼伤周道之不兴,感嘉瑞之无应,故因《鲁春秋》而脩中兴之教,绝笔於获麟之一句,所感而作,固所以为终也。冬猎曰狩,盖虞人脩常职,故不书狩者。大野在鲁西,故言“西狩”。得用曰获。○狩,手又反。麟,吕辛反,又力珍反,瑞兽也。解见《诗音》。瑞,常恚反。应,应对之应。中,丁仲反。)

[疏]注“麟者”至“曰获”。○正义曰:《公羊传》曰:“麟者,仁兽也。”何休云:“一角而戴肉,设武备而不为害,所以为仁也。”郑玄《诗笺》云:“麟角之末有肉,示有武而不用。”《释兽》云:“麐,麕身,牛尾,一角。”李巡曰:“麟,瑞应兽名。”孙炎曰:“灵兽也。”京房《易传》曰:“麟,麕身牛尾,狼额马蹄,有五采,腹下黄,高丈二。”《广雅》云:“麒麟,狼头肉角,含仁怀义,音中钟吕,行步中规,折旋中矩,游必择土,翔必有处,不履生蟲,不折生草,不群不旅,不入陷阱,不入罗网,文章斌斌。”《说文》云:“麒,仁兽。从鹿,其声。麟,大牝鹿也。从鹿,粦声。”《公羊传》曰:“麟,有王者则至,无王者则不至”。《孝经·援神契》云:“德至鸟兽,则麒麟臻。”是言麟为圣王之嘉瑞也。此时无明王,麟出无所应也。出而遇获,失其所以归也。夫以灵瑞之物,轗轲若是,圣人见此,能无感乎?所以感者,以圣人之生非其时,道无所施,言无所用,与麟相类,故为感也。仲尼见此获麟,於是伤周道之不兴,感嘉瑞之无应,故因《鲁春秋》文加褒贬而脩中兴之教。若能用此道,则周室中兴,故谓《春秋》为中兴之教也。《春秋》编年之书,不待年终,而绝笔於获麟之一句者,本以所感而作,故所以用此为终也。《释天》云:“冬猎为狩。”周之春,夏之冬,故称狩也。桓四年“公狩于郎”,庄四年“公及齐人狩于禚”,禚郎二者,公亲行,皆书公狩。此狩不书公卿者,盖是虞人贱官,自修常职,公卿不行,故不书狩者名氏。此狩常事,本不合书,书之,为获麟故也。传称“狩于大野”,大野之泽在鲁国之西,故言“西狩”。“得用曰获”,定九年传例也。杜以获麟之义,唯此而已。先儒穿凿,妄生异端。《公羊传》曰:“有以告者,曰:‘有麕而角者。’孔子曰:‘孰为来哉?孰为来哉?’反袂拭面,涕沾袍,曰:‘吾道穷矣。’说《公羊》者云:麟是汉将受命之瑞,周亡天下之异,夫子知其将有六国争彊,秦项交战,然后刘氏乃立。夫子深闵民之离害,故为之陨泣。麟者,太平之符,圣人之类。又云:麟得而死,此亦天告夫子将没之徵也。案:此时去汉二百七十有馀年矣。汉氏起於匹夫,先无王迹,前期三百许岁,天已豫见徵兆,其为灵命,何大远乎?言既不经,事无所据,苟佞时世,妄为虚诞,故杜氏序云:“至於反袂拭面,称吾道穷,亦无取焉。”盖贱其虚诬,鄙其妖妄,故无所取之也。说《左氏》者云:麟生於火,而游於土,中央轩辕,大角之兽。孔子作《春秋》。《春秋》者,礼也,脩火德以致其子,故麟来而为孔子瑞也。奉德侯陈钦说麟,西方毛蟲金精也。孔子作《春秋》,有立言,西方兑为口,故麟来。许慎称刘向、尹更始等皆以为吉凶不并,瑞灾不兼。今麟为周异,不得复为汉瑞,知麟应孔子而至。郑玄以为脩母致子不如立言之说密也。贾逵、服虔、颍容等皆以为孔子自卫反鲁,考正礼乐,脩《春秋》,约以周礼,三年文成致麟,麟感而至,取龙为水物,故以为脩母致子之应。若然,龙为水物,以其育於水耳,麟生於火,岂其产於火乎?孔子之作《春秋》,门徒尽知之矣。丘明亲承圣旨,目见获麟,丘明何以不言?弟子何以不说?子思、孟轲去圣尤近,荀卿著书,尊崇孔德,麟若应孔子而来,著书无容不述,何乃经传群籍了尔不言?以其既妖且妄,故杜悉无所取。

小邾射以句绎来奔。射,小邾大夫。句绎,地名。《春秋》止於获麟,故射不在三叛人之数。自此以下至十六年,皆《鲁史记》之文,弟子欲存孔子卒,故并录以续孔子所脩之经。○射音亦。句,古侯反。绎音亦。

[疏]注“射小”至“之经”。○正义曰:此文与“邾庶其、黑肱、莒牟夷”文同,知射是小邾大夫,以句绎之地来奔鲁也。其事既同,其罪亦等。传称庶其等为三叛人,不通数此为四叛人者,以《春秋》之经止於获麟。获麟以上褒贬是仲尼之意,此虽文与彼同,而事非孔意,故不数也。若然,鲁史书此旧与彼同,则窃地显名,史先然矣。而昭三十一年传盛论书三叛人名,惩不义也,其善志也。杜言书曰故书,皆是仲尼新意。案此类彼,则彼是旧文。言新意者,仲尼所脩有因有革。因者虽是仲尼因旧,旧合仲尼之心,因而不改,即是新意。所以彼传归功脩者,谓之“善志”,为传所以脩之既定,乃成为善也。故《释例·终篇》杜自问而释之云:“丘明之为传,所以释仲尼《春秋》,仲尼《春秋》皆因旧史策书,义之所在,则时加增损,或仍旧史之无,或改旧史之有,虽因旧文,固是仲尼之书也。丘明所发,固是仲尼之意也。”是其说也。《公羊》、《穀梁》之经皆至获麟而尽。《左氏》之经更有此下事者,自此以下至十六年,皆是鲁史记事之正文也。仲尼所脩,脩此记也。此上仲尼脩记,此下是其本文。弟子欲存孔子卒,故因经之末并录鲁之旧史,以续孔子所脩之经,记仲尼卒之月日,示后人使知之耳。贾逵亦云,此下弟子所记,但不言是鲁之旧史耳。

夏,四月,齐陈恒执其君,寘于舒州。○寘,之豉反。

[疏]“陈恒执其君”。○正义曰:成十七年晋栾书执晋厉公,亦先执后弑,与此事同。彼不书者,或此告彼不告,且此非孔子所脩,不可以为例也。

庚戌,叔还卒。无传。

五月,庚申,朔,日有食之。无传。陈宗竖出奔楚。无传。○竖,上主反。

宋向魋入于曹以叛。曹,宋邑。○向,舒丈反。魋,徒回反。

莒子狂卒。无传。○狂,其廷反。

六月,宋向魋自曹出奔卫。宋向巢来奔。

齐人弑其君壬于舒州。

[疏]“齐人弑其君壬”。○正义曰:宣四年传例曰:“凡弑君称君,君无道也;称臣,臣之罪也。”发凡言例,是周公旧典。此鲁史不书陈恒之名,盖依凡例以齐君无道故。

秋,晋赵鞅帅师伐卫。无传。○鞅,於丈反。

八月,辛丑,仲孙何忌卒。

冬,陈宗竖自楚复入于陈,陈人杀之。无传。○复,扶又反。陈辕买出奔楚。无传。

有星孛。无传。不言所在,史失之。○孛,步内反。

饥。无传。

【传】十四年,春,西狩於大野,叔孙氏之车子鉏商获麟,(大野,在高平钜野县东北大泽是也。车子,微者,鉏商,名。○鉏,仕居反。)

[疏]注“大野”至“商名”。○正义曰:巨训大也。由其旁有大泽,故县以钜野为名。其泽在曲阜之西,故称西狩。不书地者,得常不书也。贾逵云:周在西,明夫子道系周。服虔云:“言西者,有意於西,明夫子有立言,立言之位在西方,故著於西也。”按:此泽实在鲁西,旧史因书西耳。仲尼不改旧史,何以得示己意?若其本实东狩,仲尼不得辄改为西,以己意之所示,妄改鲁之狩处,虽则下愚,知其不可。岂有斯人而为斯事?以此立说,何妄之甚!杜以“车子”连文为将车之子,故为微者。鉏商是其名也。《家语》说此事云:“叔孙氏之车士曰子鉏商。”王肃云:车士,将车者也。子,姓。鉏商,名。今传无“士”字。服虔云:“车,车士,微者也。子,姓;鉏商,名。”以子为姓,与杜异。

以为不祥,以赐虞人。时所未尝见,故怪之。虞人,掌山泽之官。

[疏]“以为”至“虞人”。○正义曰:《家语》云:“子鉏商采薪於大野,获麟焉,折其前左足,载而归。叔孙以为不祥,弃之於郭外。使人告於孔子,孔子曰:‘麟也。’然后取之。”王肃云:传曰狩,此曰采薪,时实狩猎,鉏商非狩者,采薪而获麟也。传曰“以赐虞人”,此云“弃之於郭外”,弃之於郭外,所以赐虞人也。然肃意欲成彼《家语》,令与经、传符同,故强为之辞,冀合其说,要其文正乖,不可合也。今传言狩而获麟,非采薪者也。鉏商不是狩者,麟非狩之所获,何以书为狩乎?以赐虞人,虞人当受之矣。弃之郭外,非赐人之辞,不得弃之以为赐人也。《公羊传》曰:“西狩获麟,何以书?记异也。何异尔?非中国之兽也。然则孰狩之?薪采者也。薪采者,则微者也。曷为以狩言之?大之也。曷为大之?为获麟大之也。”则《公羊》之意,当时实无狩者,为大麟而称狩也。《家语》虽出孔家,乃是后世所录,取《公羊》之说节之以成文耳,不可与《左氏》合也。

仲尼观之,曰:“麟也。”然后取之。言鲁史所以得书获麟。

[疏]注“言鲁”至“获麟”。○正义曰:若举国不识,则无由得书。传说“仲尼观之”,言鲁史所以得书获麟由仲尼辨之故也。服虔云:仲尼名之曰麟,明麟为仲尼至也。然则麟非常见,鲁人所疑,仲尼圣者,所言必信,故鲁从而取之。此则愚民之信圣也。服虔以仲尼名之,即云“为仲尼至”,然则防风之骨、肃慎之矢、季氏之坟羊、楚王之萍实,皆问仲尼而后知,岂为仲尼至也?

小邾射以句绎来奔,曰:“使季路要我,吾无盟矣。”子路信诚,故欲得与相要誓,而不须盟。孔子弟子既续书鲁策以系於经,丘明亦随而传之,终於哀公以卒前事。其异事则皆略而不传,故此经无传者多。○要,於妙反,又一遥反,注同。使子路,子路辞。季康子使冉有谓之曰:“千乘之国,不信其盟,而信子之言,子何辱焉?”对曰:“鲁有事于小邾,不敢问故,死其城下可也。彼不臣而济其言,是义之也。由弗能。”济,成也。○乘,绳证反,年内同。

[疏]“使子”至“弗能”。○正义曰:季孙之意,以小邾射不信千乘之国,而信子路之言,是其重子路过於一国,子路当以为荣,不宜耻与言约。子路之意,鲁伐小邾,非己能禁,将令己言不信,不可与射约也。又射是窃地叛臣,臣之罪恶者也,而子路与之相要,便是以射为义,耻与不义交好,故辞而不能也。

齐简公之在鲁也,阚止有宠焉。简公,悼公阳生子壬也。阚止,子我也。事在六年。○阚,苦暂反。及即位,使为政。陈成子惮之,骤顾诸朝。成子,陈常。心不安,故数顾之。○惮,大旦反。骤,仕救反。数,所角反。诸御鞅言於公鞅,齐大夫。曰:“陈、阚不可并也,君其择焉。”择用一人。弗听。子我夕,夕视事。陈逆杀人,逢之,陈逆,子行,陈氏宗也。子我逢之。遂执以入。执逆至朝。陈氏方睦,欲谋齐国,故宗族和。使疾而遗之潘沐,备酒肉焉,使诈病,因内潘沐,并得内酒肉。潘,米汁,可以沐头。○遗,唯季反。潘,芳袁反,注皆同。沐音木。汁,之十反。飨守囚者,醉而杀之而逃。子我盟诸陈於陈宗。失陈逆,惧其反为患,故盟之。

[疏]“盟诸陈於陈宗”。○正义曰:陈宗,陈氏宗主,谓陈成子也。尽集陈氏宗族,就成子家盟也。

初,陈豹欲为子我臣,豹,亦陈氏族。使公孙言已,言已,介达之。○介,音界,媒介也,亦因也。巳有丧而止。既而言之,既,终丧也。曰:“有陈豹者,长而上偻,肩背偻。○长,如字,又丁丈反。偻,力主反。望视,目望阳。事君子必得志。得君子意。欲为子臣,吾惮其为人也,恐多诈。故缓以告。”子我曰:“何害?是其在我也。”使为臣。他日,与之言政,说,遂有宠。谓之曰:“我尽逐陈氏,而立女,若何?”对曰:“我远於陈氏矣。言已疏远。○说音悦。女音汝。远如字,又子万反。且其违者,不过数人,违,不从也。○数,所注反。何尽逐焉?”遂告陈氏。子行曰:“彼得君,弗先,必祸子。”子行舍於公宫。子行逃,而隐於陈氏。今又隐於公宫。夏,五月,壬申,成子兄弟四乘如公。成子之兄弟,昭子庄、简子齿、宣子夷、穆子安、廪丘子意兹、芒子盈、惠子得,凡八人,二人共一乘。○廪,力甚反。芒音亡。

[疏]注“成子”至“一乘”。正义曰:案《世本》僖子生昭子庄、简子齿、宣子其夷、穆子安、廪丘子凿兹、芒子盈、惠子得。

子我在幄,幄,帐也。听政之处。○幄,於角反。处,昌虑反。出逆之。遂入,闭门。成子入,反闭门,不纳子我。侍人御之,子我侍人。○御,本亦作“御”,鱼吕反。子行杀侍人。素在内,故得杀人。公与妇人饮酒于檀台,成子迁诸寝。徙公使居正寝。○檀,大丹反。公执戈,将击之。疑其欲作乱。大史子馀曰:“非不利也,将除害也。”言将为公除害。○大音泰。将为,于伪反,下文“逆为余请”、下注“为公”同。成子出舍于库,以公怒故。闻公犹怒,将出,曰:“何所无君?”子行抽剑曰:“需,事之贼也。言需疑则害事。○需音须。谁非陈宗?言陈氏宗族众多。

[疏]“谁非陈宗”。○正义曰:子行称国内之人谁非陈宗,言陈氏宗族众多,力足成事,何为畏子我欲出奔?

所不杀子者,有如陈宗!”言子若欲出,我必杀子,明如陈宗。

[疏]“所不”至“陈宗”。○正义曰:子行虑其必出,故以杀子惧之。陈宗,谓陈之先人。此称“有如陈宗”,由定六年孟懿子谓范献子曰“所不以阳虎为中军司马者,有如先君”。彼注云“称先君以徵其言”。此亦然也。服虔云:陈宗,先祖鬼神也。

乃止。子我归,属徒攻闱与大门,闱,宫中小门。大门,公门也。○属,之欲反。闱音韦。

[疏]注“闱宫”至“门也”。○正义曰:《释宫》云:“宫中之门谓之闱。”孙炎曰:“宫中相通小门也。”成子在公宫内,知大门公门也。讨闱在宫内,必是得入大门乃得至闱。今言攻闱与大门皆不胜者,公宫非止一门,盖从别门而入,兵得至闱,故与大门并攻也。

皆不胜,乃出。陈氏追之,失道於弇中,適丰丘。弇中,狭路。丰丘,陈氏邑。○弇,於检反,又音淹。狭音洽。丰丘人执之以告,杀诸郭关。齐关名。成子将杀大陆子方,子方,子我臣。陈逆请而免之,以公命取车於道。子方取道中行人车。及耏,众知而东之。知其矫命,夺车遂使东。○而彡音而。矫,本又作“桥”,居表反。出雍门,齐城门也。○雍,於用反。陈豹与之车,弗受,曰:“逆为余请,豹与余车,余有私焉。事子我而有私於其雠,何以见鲁、卫之士?”传言陈氏务施。○施,式豉反。东郭贾奔卫。贾,即子方。庚辰,陈恒执公于舒州。公曰:“吾早从鞅之言,不及此。”悔不诛陈氏。

宋桓魋以宠,害於公。恃宠骄盈。公使夫人骤请享焉,而将讨之。夫人,景公母也。数请享饮,欲因请讨之。○数,所角反。未及,魋先谋公,请以鞍易薄。鞍,向魋邑。薄,公邑。欲因易邑,为公享宴而作乱。○鞍音安。公曰:“不可。薄,宗邑也。”宗庙所在。乃益鞍七邑,而请享公焉。伪喜於受赐。以日中为期,家备尽往。甲兵之备。公知之,告皇野曰:“余长魋也。少长育之。皇野,司马子仲。○长,丁丈反,注同。少,诗照反。今将祸余,请即救。”司马子仲曰:“有臣不顺,神之所恶也,而况人乎?敢不承命。不得左师不可,左师,向魋兄向巢也。○恶,乌路反。请以君命召之。”左师每食击锺。闻锺声,公曰:“夫子将食。”既食,又奏。奏乐。公曰:“可矣。”以乘车往,曰:“迹人来告主迹禽兽者。○迹,子亦反。

[疏]注“主迹禽兽者”。○正义曰:《周礼·地官》“迹人掌邦田之地政。凡田猎者受令焉”。郑玄云:“迹之言迹知禽兽之处也。”

曰:‘逢泽有介麇焉。’《地理志》言逢泽在荧阳开封县东北,远,疑非。介,大也。○介音界。麇,九伦反,獐也;本又作“麋”,亡悲反。

[疏]注“地理”至“大也”。○正义曰:《汉书·地理志》云:“开封县,逢泽在东北,或曰宋之逢泽也。”臣瓒案:“《汲郡古文》梁惠王废逢忌之薮以赐民,今浚仪县有逢忌陂是也。”《土地名》:“宋都雎阳”,计去开封四百馀里,非轻行可到,故杜以“远,疑非”也。盖於宋都之旁别有近地名逢泽也。介,大也,《释诂》文。案:《方言》“畜无耦曰介”。杜云“大”者,逢泽大处,不应唯有一麇,若迹人止告一麇,不应公唤左师俱猎,故以介为大。刘炫以为一麇而规杜氏,非也。

公曰:‘虽魋未来,得左师,吾与之田,若何?’皇野称公命。君惮告子。难以游戏烦大臣。○难,乃旦反,下文及注同。野曰:‘尝私焉。’尝,试也。君欲速,故以乘车逆子。”与之乘,至,公告之故,拜不能起。司马曰:“君与之言。”使公与要誓。公曰:“所难子者,上有天,下有先君。”言虽诛魋,要不负言,使祸难及子。对曰:“魋之不共,宋之祸也。敢不唯命是听。”司马请瑞焉,瑞,符节,以发兵。

[疏]注“瑞符节以发兵”。○正义曰:《周礼·典瑞》云:“牙璋以起军旅,以治兵守。”郑众云:“牙璋琢以为牙,牙齿兵象,故以牙璋发兵,若今特以铜虎符发兵也。”彼用牙璋,天子之法,诸侯於其封内亦自以瑞发兵,其物无文以言之。

以命其徒攻桓氏。桓氏,向魋。其父兄故臣曰:“不可。”司马故臣与桓魋无怨者。其新臣曰:“从吾君之命。”遂攻之。子颀骋而告桓司马。子颀,桓魋弟。桓司马即魋也。○颀音祈。骋,敕领反。司马欲入,入攻君。子车止之,车亦魋弟。曰:“不能事君,而又伐国,民不与也,祇取死焉。”向魋遂入于曹以叛。哀八年,宋灭曹以为邑。○祇音支。六月,使左师巢伐之,欲质大夫以入焉。巢不能克魋,恐公怒,欲得国内大夫为质,还入国。○质音致,注及下同。不能。亦入于曹取质。不能得大夫,故入曹,劫曹人子弟而质之,欲以自固。魋曰:“不可。既不能事君,又得罪于民,将若之何?”乃舍之。舍曹子弟。○舍音赦,又音舍,注同。民遂叛之。向魋奔卫。向巢来奔,宋公使止之,曰:“寡人与子有言矣,不可以绝向氏之祀。”辞曰:“臣之罪大,尽灭桓氏可也。若以先臣之故,而使有后,君之惠也。若臣则不可以入矣。”司马牛致其邑与珪焉,而適齐。牛,桓魋弟也。珪,守邑符信。向魋出于卫地,公文氏攻之,公文氏,卫大夫。求夏后氏之璜焉。与之他玉,而奔齐,陈成子使为次卿。司马牛又致其邑焉,而適吴。示不与魋同。○夏,户雅反。璜音黄。吴人恶之而反。赵简子召之,陈成子亦召之,卒於鲁郭门之外,坑氏葬诸丘舆。坑氏,鲁人也。泰山南城县西北有舆城。录其卒葬所在,愍贤者失所。○恶,乌路反。坑,苦庚反,或音冈。舆音余。

甲午,齐陈恒弑其君壬于舒州。壬,简公也。孔丘三日齐,而请伐齐三。公曰:“鲁为齐弱久矣,子之伐之,将若之何?”对曰:“陈恒弑其君,民之不与者半。以鲁之众,加齐之半,可克也。”公曰:“子告季孙。”孔子辞。辞不告。○三日齐,侧皆反;本又作“斋”。伐齐三,如字,又息皆反。退而告人,曰:“吾以从大夫之后也,故不敢不言。”尝为大夫而去,故言后。

[疏]“孔丘”至“告人”。○正义曰:《论语》录此事与此小异。彼云“沐浴而朝”,此云“齐而请”。彼云“公曰告夫三子”,此云“公曰子告季孙”。礼齐必沐浴,三子,季孙为长。各记其一,故不同耳。彼於“退而告人”之下又云“之三子告”。此无文者,传是史官所录,记其与君言耳。退后别告三子,唯弟子知之。史官不见其告,故传无文也。

初,孟孺子洩将圉马於成。洩,孟懿子之子孟武伯也。圉,畜养也。成,孟氏邑。○洩,息列反。圉,鱼吕反。成宰公孙宿不受,曰:“孟孙为成之病,不圉马焉。”病,谓民贫困。○为,于伪反。孺子怒,袭成。从者不得入,乃反。成有司使,孺子鞭之。恨恚,故鞭成有司之使人。○从者,才用反。使,所吏反,注同。恚,一瑞反。秋,八月,辛丑,孟懿子卒。成人奔丧,弗内。袒免哭于衢。听共,弗许。请听命共使。○内,如字,又音纳。袒音怛。免音问。衢,其俱反。共音恭,注同。惧,不归。不敢归成,为明年成叛传。

【经】十有五年,春,王正月,成叛。

夏,五月,齐高无丕出奔北燕。无传。○丕,普悲反。

郑伯伐宋。无传。

秋,八月,大雩。无传。○雩音于。

晋赵鞅帅师伐卫。

冬,晋侯伐郑。无传。

及齐平。鲁与齐平。

卫公孟彄出奔齐。无传。○彄,苦侯反。

【传】十五年,春,成叛于齐。武伯伐成,不克,遂城输。(以逼成。)夏,楚子西、子期伐吴,及桐汭。(宣城广德县西南有桐水,出白石山西北,人丹阳湖。○汭,如锐反。)陈侯使公孙贞子吊焉,(吊为楚所伐。)及良而卒。(良,吴地。)将以尸入,(《聘礼》:“若宾死,未将命,则既敛于棺,造於朝,介将命。”○敛,力验反,下同。造,七报反,下文同。介音界。下文注皆仿此。)

[疏]注“聘礼”至“将命”。正义曰:《聘礼》文也。服虔云:“在床曰尸,在棺曰柩。”礼称“既敛於棺”,传言“将以尸入”者,记言对文耳,散则可以通。隐元年传曰“赠死不及尸”,注云“尸,未葬之通称也”。案《聘礼》“宾入竟而死,遂也,主人为之具而殡,介摄其命。君吊,介为主人。主人归礼币,必以用。介受宾礼,无辞也,不飨食”。此谓入竟未至国都,宾死,其礼如此。《聘礼》又云:“若宾死,未将命,则既敛于棺,造於朝,介将命。”郑注云:“未将命,谓俟间之后也。”此谓宾已至朝,主人将欲行礼,宾请间之后,宾死,以柩造朝,以尸将事。今公孙贞子卒於竟内,依礼唯可以尸而入,殡於宾馆,不合以柩造朝,以尸将事。今上介芋尹云“以尸将事”者,以吴人不纳,故芋尹引礼,深以辩之。杜以传有“以尸将事”,故引《聘礼》“敛于棺,造于朝,介将命”以释之。其实贞子当殡於馆,不得以尸将事也。

吴子使大宰嚭劳,且辞曰:“以水潦之不时,无乃廪然陨大夫之尸,廪然,倾动貌。○劳,力报反。潦音老。廪,力甚反。陨,于敏反,下同。以重寡君之忧。寡君敢辞上介。”芋尹盖对盖,陈大夫,贞子上介。○重,直用反,下注同。“寡君敢辞上介”,绝句。芋,音于付反。曰:“寡君闻楚为不道,荐伐吴国,荐,重也。○荐,在遍反。灭厥民人。寡君使盖备使,吊君之下吏。备,犹副也。○备使,所吏反。盖,芋尹盖,辞同。无禄,使人逢天之慼,大命陨队,绝世于良,绝世,犹言弃世。废日共积,废行道之日,以共具殡敛所积聚之用。○共音恭,注同。积,子赐反,又如字,注同。殡,必刃反。聚,才喻反,又如字。一日迁次。一日便迁次,不敢留君命。今君命逆使人曰:‘无以尸造于门。’是我寡君之命委于草莽也。且臣闻之曰:‘事死如事生,礼也。’於是乎有朝聘而终,以尸将事之礼,朝聘道死,以尸行事。○莽,亡党反。

[疏]“於是”至“之礼”。○正义曰:上注所引者,是聘宾终以尸将事之礼。《聘礼》又云:“聘遭丧,入竟则遂也,不郊劳,不筵几,主人毕归礼,宾唯饔饩之受。”是聘而遭丧之礼也。其朝礼虽亡,宾终及主遭丧,必亦有礼。文六年“季文子聘於晋,求遭丧之礼”是也。

又有朝聘而遭丧之礼。遭所聘之丧。若不以尸将命,是遭丧而还也,无乃不可乎!以礼防民,犹或逾之。今大夫曰:‘死而弃之’,是弃礼也。其何以为诸侯主?谓主盟也。先民有言曰:‘无秽虐士。’虐士,死者。备使奉尸将命,苟我寡君之命达于君所,虽陨于深渊,则天命也。非君与涉人之过也。”吴人内之。传言芋尹盖知礼。○内,如字,又音纳。

秋,齐陈瓘如楚。瓘,陈恒之兄子玉也。○瓘,古唤反。过卫,仲由见之,仲由,子路。○过,古禾反。曰:“天或者以陈氏为斧斤,既斫丧公室,而他人有之,不可知也。其使终飨之,亦不可知也。飨,受也。○斫,陟角反。丧,息浪反,下并注皆同。若善鲁以待时,不亦可乎?何必恶焉?”仲由事孔子,故为鲁言。○故为,于伪反,下“为卫”、“为请”并同。子玉曰:“然,吾受命矣。子使告我弟。”弟,成子也。

冬,及齐平。子服景伯如齐,子赣为介,见公孙成,公孙成,成宰公孙宿也。曰:“人皆臣人,而有背人之心。况齐人虽为子役,其有不贰乎?言子叛鲁,齐人亦将叛子。○背音佩。

[疏]“曰人”至“贰乎”。○正义曰:“人皆臣人”,谓凡人皆臣事於人,当一心事上。今公孙成“而有背人之心”,谓背鲁適齐,况他国齐人虽为子役,岂有不学子而为叛贰乎?言必效子而为叛贰,故杜云“言子叛鲁,齐人亦将叛子”也。

子,周公之孙也。多飨大利,犹思不义。利不可得,而丧宗国,将焉用之?”丧宗国,谓以邑入齐,使鲁有危亡之祸。○焉,於虔反。成曰:“善哉!吾不早闻命。”传言仲尼之徒,皆忠於鲁国。陈成子馆客,使景伯、子赣就馆。曰:“寡君使恒告曰,寡君愿事君如事卫君。”言卫与齐同好,而鲁未肯。○好,呼报反。景伯揖子赣而进之。对曰:“寡君之愿也。昔晋人伐卫,在定八年。齐为卫故,伐晋冠氏,丧车五百,在定九年。冠氏,阳平馆陶县。○冠,如字,又古唤反。因与卫地,自济以西,禚、媚、杏以南,书社五百。二十五家为一社,籍书而致之。○济,子礼反。禚,诸若反。吴人加敝邑以乱,在八年。齐因其病,取讙与阐。亦在八年。寡君是以寒心。若得视卫君之事君也,则固所愿也。”成子病之,乃归成。病其言也。公孙宿以其兵甲入于嬴。嬴,齐邑。○嬴音盈。

卫孔圉取大子蒯聩之姊,生悝。孔圉,孔文子也。蒯聩姊,孔伯姬。○圉,鱼吕反。蒯,苦怪反。聩,鱼怪反。悝,苦回反。孔氏之竖浑良夫,长而美,孔文子卒,通於内。通伯姬。○浑,户门反。长,丁丈反,又如字。大子在戚,孔姬使之焉。使良夫诣大子所。○使之,所吏反,又如字。大子与之言曰:“苟使我入获国,服冕乘轩,三死无与。”冕,大夫服。轩,大夫车。三死,死罪三。○无与,音预。与之盟,为请於伯姬。良夫为大夫请。闰月,良夫与大子入,舍於孔氏之外圃。圃,园。○圃,布五反。昏,二人蒙衣而乘,二人,大子与良夫。蒙衣,为妇人服也。○乘,绳证反,下及注同。寺人罗御,如孔氏。孔氏之老栾宁问之,称姻妾以告。自称昏姻家妾。○栾,力丸反。姻音因。遂入,適伯姬氏。既食,孔伯姬杖戈而先,大子与五人介,舆豭从之。介,被甲。舆豭豚,欲以盟。○杖,直亮反,又音丈。豭音加。被,皮寄反。

[疏]“舆豭”。○正义曰:豭是豕之牡者。传称“诸侯盟,谁执牛耳”?则盟当用牛。此用豕者,郑玄云:“人君用牛。伯姬迫孔悝以豭,下人君耳。”然则蒯聩自谋取国,宁复降下人君?於时迫促,难得牲耳。牲不备牛,如孟任割臂以盟庄公,楚昭王割子期之心以盟随人,此及明年大子疾舆豭为盟,皆临时逼切,难以礼论也。

迫孔悝於厕,强盟之,孔氏专政,故动孔悝,欲令逐辄。○迫孔悝,本又作“叔悝”。厕,初吏反。强,其丈反。劫,居业反。令,力呈反。遂劫以登台。栾宁将饮酒,灸未熟,闻乱,使告季子。季子,子路也,为孔氏邑宰。○灸,章夜反,下同。

[疏]注“季子”至“邑宰”。○正义曰:《论语》称子路为季路,则字季,故呼为季子也。使告季子,则季子在外。下云“食焉,不辟其难”。是食孔氏之禄,故知为孔氏邑宰。

召获驾乘车,召获,卫大夫,驾乘车,言不欲战。○召,上照反,注同。行爵食灸,奉卫侯辄来奔。季子将入,遇子羔将出,子羔,卫大夫高柴,孔子弟子,将出奔。

[疏]“召获”至“食灸”。○正义曰:丘明为传,虽详於当时,而此太烦碎,计栾宁饮酒,无可记录。又此句颠倒,辞义不允。若倒此一句,则上下各自相连。当是后来误耳。

曰:“门已闭矣。”季子曰:“吾姑至焉。”且欲至门。子羔曰:“弗及,不践其难。”言政不及已,可不须践其难。○难,乃旦反,注及下皆同。季子曰:“食焉,不辟其难。”谓食孔氏禄。

[疏]“子羔”至“辟其难”。○正义曰:子羔谓季子将欲救君,故言政不及已,不当践其难。季子欲救孔悝,故言食其禄焉,不辟其难。

子羔遂出。子路入,及门,公孙敢门焉,守门。曰:“无入为也。”言辄已出,无为复入。○复,扶又反。季子曰:“是公孙也,求利焉而逃其难。由不然,利其禄,必救其患。”有死者出,乃入。因门开而入。○使,所吏反。曰:“大子焉用孔悝?虽杀之,必或继之。”言巳必继孔悝为难攻大子。○焉,於虔反。且曰:“大子无勇,若燔台,半,必舍孔叔。”大子闻之惧,下石乞、盂黡敌子路。二子,蒯聩党。敌,当也。○燔音烦。舍音舍,又如字。盂音于。黡,於减反。以戈击之,断缨。子路曰:“君子死,冠不免。”不使冠在地。○断,丁管反。结缨而死。孔子闻卫乱,曰:“柴也其来,由也死矣。”孔悝立庄公。庄公,蒯聩也。庄公害故政,欲尽去之。故政,辄之臣。○去,起吕反。先谓司徒瞒成曰:“寡人离病於外久矣,子请亦尝之。”归告褚师比,欲与之伐公,不果。比,褚师声子,为明年瞒成奔起。○瞒,莫干反。褚,中吕反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Copyright © 2013-2018 天书阁(www.tianshuge.com) 版权所有 皖ICP备17015389号天书阁古文网 - 最全的古书籍网站

本站所有古文典籍小说为转载作品,由本站整理发布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如有侵犯您的权益,联系本站管理员做相应处理。